业务领域 365bet智库 365bet研究 案例成果 热点产品 印象365bet 365bet动态 365bet专著 加入365bet 联系我们

中国幸福产业引领者

R

esearch365bet研究

文旅融合和生态文明建设下的生态博物馆旅游

 

365bet方略 白墨
  
 
摘要:本文首先介绍了生态博物馆的概念发展及生态博物馆与旅游之间的关系,然后介绍了国内外的生态博物馆发展以及生态博物馆旅游发展。最后得出生态博物馆旅游肩负着生态文明建设和文旅融合的重任,将在恢弘发扬传统文化和全面建设小康的幸福社会中发挥重要作用。
 
关键词:生态博物馆 生态博物馆旅游 生态文明 文旅融合
 

在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建设美丽中国的进程中,生态博物馆与文化遗产的活态保护、深层生态系统及理论、生态文明建设等都有关系。生态博物馆以重构自然与文化、遗产与人民、过去与现在的新型关系为重心,被广泛运用于中国的传统村落、历史街区、工业遗产、城市双修等保护和利用中,在新型城镇化、文旅融合、生态文明建设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1 生态博物馆的前世今生
1.1生态博物馆概念

生态博物馆的概念最早于1971年由法国人弗朗索瓦·于贝尔和乔治·亨利·里维埃在国际博物馆协会第九届大会举办期间提出,定义其“生态”涵义既包括自然生态,也包括人文生态。随后,创导者里维埃对其定义也不断进行修正。1973年定义强调生态学和环境的存在;1978年则强调了生态博物馆的实验性质,在描述自然公园的进化意义的同时,阐述了地方社区的作用;1980年他逝世前最后的定义指出:生态博物馆是由公共权力机构和当地居民共同设想、共同修建、共同经营管理的一种工具。公共机构的参与是通过有关专家、设施及设施机构所提供的资源来实现的;当地人民的参与则靠的是他们的志向、知识和个人的热情。

1981年法国政府颁布了生态博物馆的官方定义:“生态博物馆是一个文化机构,这个机构以一种永久的,在一块特定的土地上,伴随着人们的参与,保证研究、保护和陈列的功能,强调自然和文化遗产的整体,以展示其有代表性的某个领域及继承下来的生活方式。”

随着生态博物馆在世界各地推广,各国在引进生态博物馆理念时,都会与本国实践相结合,形成各具特色的概念。

国际博协2010年出版的《博物馆学大辞典》中,对里维埃的长篇定义加以简化提炼后,最终生态博物馆的表述为:“生态博物馆,是一个致力于社区发展的博物馆化的机构。它融合了对该社区所拥有的文化和自然遗产的保存、展现和诠释功能,并反映某特定区域内一种活态的和运转之中的(人文和自然)环境,同时从事与之相关的研究。”其“生态”的涵义生态博物馆的概念既包括自然生态,也包括人生生态。

如今,生态博物馆理念已传遍全球,据不完全统计,世界范围内大约有400余座生态博物馆,蓬勃发展。

1.2生态博物馆与旅游的关系
与传统旅游不同,生态博物馆旅游是在保护与传承基础上,通过向游客适度地展示与阐述文化遗产,达到文化交流、沟通和理解以及民众自觉保护文化遗产的目的,以此构建旅游开发、保护与传承文化、社区发展三者协整共进的良性循环。生态博物馆的建设和旅游发展是一个不停产生与解决问题的过程,也是一项长期而无法感知其立即效果的的工作,是一个行动与学习的过程……。
一.生态博物馆有效保护了当地的物质文化遗产,包括自然、环境、文化、历史、建筑、景观等遗产,更多地保护了地区传统的文化和自然遗产,这构成了文化旅游的资源基础。
二.生态博物馆旅游是经过考虑的发展和管理自然和当地遗产的旅游。从根本上保护地区传统独特性以及保持风景区的物理环境对旅游业的重要性出发,使得生态博物馆旅游成为当地长期经济发展的重要机会。
三.生态博物馆促进了当地非物质文化遗产(无形遗产)的传承、弘扬、发展和保护,带动了当地生态旅游的兴起,文化保护的同时,使得乡村、工业、生态等文化旅游和文化展示表演空间得到发展。
四.保持旅游和文化遗产保护之间平衡的动态交互作用。鼓励文化遗产保护和旅游业间的对话,使旅游企业明了脆弱的自然遗产和当地文化,寻找出一些解决方案,避免自然遗产和当地文化在旅游业面前受到的破坏和冲击。
五.生态博物馆旅游尝试在保护遗产和利用遗产方面的平衡发展,开展了旅游扶贫,并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旅游对文化保护某种程度上存在危险性,要避免真正具有质量的旅游产品被破坏、便宜的复制品、蹩脚的仿造等威胁生态博物馆质量的旅游开发,从而导致游客的选择路线转移。
六.生态博物馆为工业遗产保护利用和旅游发展提供一条多赢的解决方案。有的生态博物馆建设在废弃的工业旧址上,通过保护和再利用原有的工人、工业机器、生产设备、厂房建筑等,将之改造成一种能够吸引观众了解工业文化和文明,同时具有独特的观光、休闲和旅游功能的教育基地。
七.通过自身摸索实践,世界各国各地已经相继出现许多类似生态博物馆的旅游点,由试验转向充实完善和发展,大大丰富了世界范围内生态博物馆旅游的理论和实践,促进社区经济发展,改善了当地的居民生活。
八.生态博物馆把文化的含义与价值与人联系起来,突出加强文化拥有者的认同、解释、保护传承、开发利用的权利,对文化遗产、传统工艺技术、物质文化资料进行整体活态保护,旅游嵌入、沉浸式、体验式的尊重态度来进行公众参与和民主管理生态博物馆旅游。
九.当旅游和文化保护发生冲突时,生态博物馆是具有一种通过长远和历史性的规划来优先保护文化,在保护文物古迹遗产的同时又鼓励以传统工艺制造旅游产品,制止损害长久文化的短期经济行为。
十.改变了遗产地和旅游目的地的经济发展思路。基于地方经济发展与文化遗产保护的双重需求,地方政府的自上而下与当地发展经济的自下而上对接,生态博物馆旅游保护性开发原生态、传统文化、民族风情、工业遗址和遗产,旅游成为体现遗产整体化、在地化和活态化保护及社区参与的有机表现形式。

2国外的生态博物馆与旅游探究
2.1生态博物馆国外发展

生态博物馆被提出之后,一直受到国际文化遗产和博物馆领域关注。生态博物馆首先在法国和加拿大法语区传播开来,迅速向世界各地蔓延,包括欧洲大陆、美洲和东亚地区的日本、韩国、中国台湾和大陆等,都有不少实验和探索。具体来说北欧具有突出农业和工业经济的产业型生态博物馆,北美地区则强调民族文化特性的族群型生态博物馆,俄罗斯生态博物馆基于民族政治环境和谐发展,法国生态博物馆基于工业发展转型而保护工业遗产、手工作坊,美国生态博物馆基于少数民族文化复兴与评估等。

据不完全统计,世界范围内大约有400余座生态博物馆,其中,西欧、南欧约有70多座,主要集中在法国、西班牙和葡萄牙;北欧约有50多座,主要集中于挪威和丹麦;拉丁美洲约有90多座,主要集中于巴西和墨西哥;北美洲约有20多座。另外,亚洲日本、韩国、印度、中国等也有类似的保护文化生态形式,但具体形态和管理模式上各不相同。

西方发达国家的生态博物馆保存的大多为工业化社会的文化,一般产生于关闭的历史原址,例如矿区、钢厂、发电厂,许多以前的工人失业或退休,成为此类博物馆的创办者。

欧洲的生态博物馆

在欧洲,生态博物馆主要是将一些自然风景优美、人文资源丰富、民俗文化艺术富有特点的地方保留下来,不发展任何工业,使其成为一个天然的生态博物馆。旅游者在参观这些文化遗产时,能从这些文化遗产所产生的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中体验到其中的内涵。亲眼看到这些土生土长的、有生命的、活的文化,无疑要有意思得多,也吸引人得多。

法国的生态博物馆第一代生态博物馆在里维埃的指引下,于20世纪60年代末到70年代中期影响了法国地方公园系统的形成。以人与环境的紧密结合为特征。 在生态博物馆另一位倡导者戴瓦兰引导下,于1971-1974年在法国索勒特索煤矿区建立工业社区生态博物馆。在生态博物馆的发源地法国,继“法国地方天然公园”和克勒索矿区后,第三代生态博物馆自称为“社区生态博物馆”是独立的(自发的),具有私人协会的自治性质。目前法国拥有52个地区天然公园。法国生态博物馆管理采取的是特许经营管理体制。

意大利乡村“生态博物馆”始于2000年,意大利结合政府立法的形式进行管理,由一些学者与当地政府、社区、文化和旅游协会共同创造设计提出实施方案。其宗旨是力图以保护、创新和可持续利用自然环境和文化遗产的方式,将当地的自然环境、文化遗产和民众的生产生活方式一体化地、整体互动地,展示给意大利国民和外来参观者,借此保护乡村的自然生态和人文景观,进行爱国主义的教育。

瑞典遗产保护运动发展于20世纪早期。著名人类学者阿图尔• 哈左勒斯在斯德哥尔摩建立了遗产保护机构,瑞典遗产保护运动有将近50万人参加,在25年内,瑞典建立了12个生态博物馆,多数生态博物馆反映的是在工业化进程中居民的生活和生产方式。其中有表现少数民族萨米人(Samipeople)文化的昨日、今天的日常生活;有表现环境的,其中有珍贵动植物。总之,瑞典生态博物馆表现人类长期利用和改变自然,由此形成的本土文化的路程。

北美的实践 

加拿大的生态博物馆因地制宜,各具特色。生态博物馆扩大到小型社会的整体,被称为“社会生态博物馆”。1979年,加拿大法语区魁北克在里维埃指导下开辟了生态博物馆新试验区,第一个生态博物馆是为防止上比沃斯(Haute-Beauce)地区一些重要的地方文化遗产流失而建的,得到村庄居

民和社会团体的大力支持。随后在魁北克先后涌现保护工人住宅区文化的“全社会之家”、保护自然文化区的“岛上居民之家”、保护和研究历史遗产的洛格山谷生态博物馆、配合生态学教育的圣康斯坦特生态博物馆等。加拿大生态博物馆取得专家与社区居民共同认知,强调公众参与、社区往事的共同回忆和建立解释中心,开设大众博物馆学课程。

美国的生态博物馆汲取了加拿大的经验,美国的生态(社区)博物馆主要由独立文化团体史密森学会开发实践。1987年开始开发的亚克钦印第安社区博物馆,建立了类似解释中心的组织和建筑,但直接称为生态博物馆。居民把生态博物馆看成是信息中心,信息中心也制定和实施遗产保护和档案管理的培训计划。美国史密森学会的南茜?福勒女士通过10年工作发现,生态博物馆计划是为适应社区需要而制定的,而社区博物馆面临的核心任务是有针对性地发动群众直接参与各方面的文化管理,起到“联系现实和过去的社区研究中心”的作用。

亚洲的探索

生态博物馆在亚洲的发展带有更多的社区博物馆性质。

70年代,生态博物馆的思想在日本被发展为“造乡运动”,即一村一品,旨在守护原生态、培育特色农作物和传承"生活生产"技能与文化。以应对东京一极化和乡村人口外流, “造乡运动”强调内发性,各不雷同,由当地居民做起,以一些村庄作试点,成立生活工艺馆,馆内设木工、陶艺、编织等工房。以自然风光和传统文化特色吸引了大批的观光客。还使村民们不离乡土,走上富裕之路,并有效保存了当地特色文化。随后日本于1991年在广岛县安艺高田市的吉田山上建立了第一座钢铁制造区遗址生态博物馆,之后又出现了一批具有生态理念的社区博物馆,并于1995年成立日本生态博物馆协会。 

印度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了生态博物馆理论研究。其核心内容是关于文化和自然资源利用和保护问题,探讨社区、遗产和发展关系。如1999年初马哈拉施特拉邦建成的考莱社区博物馆。印度西部地区具有建设文化多样性的生态博物馆潜力,正在建设生态博物馆的有拉贾斯坦邦的阿尔瓦市和古吉拉特邦等。此外,在印度东北部阿萨姆邦的沙楚(satras,僧侣居住建筑院)里僧侣通过其文化传播方式将传统知识留传下去,这也是一种生态博物馆的形式。

哈萨克斯坦位于中亚中部,是我国一带一路最重要的中亚国家,其卡拉干达生态博物馆是全国最富想象力的博物馆,致力于环境保护,藏品包括落在哈萨克大草原上的火箭主体。

启示借鉴:从世界范围看,生态博物馆的探索与实践具有很强的借鉴意义,生态博物馆只是一种理念,而非一种固定的模式,因此各个生态博物馆都是不同的。但国内外生态博物馆一致的共同点是“社区参与”,即生态博物馆由社区发起、维护,继而以此为依托支持当地发展。人们通过生态博物馆,探讨与人类有关的自然、社会、历史和文化环境。

2.2国内生态博物馆发展

早在1980年代就开始引入生态博物馆概念。20世纪90年代,开始生态博物馆实践。1995年初,中挪把贵州六盘水市六枝特区梭嘎苗族彝族回族乡定为“中国也是亚洲第一座生态博物馆”建立地,1998年10月31日正式开馆开放。之后陆续建立堂安侗寨生态博物馆、锦屏隆里生态博物馆、花溪镇山生态博物馆等。2001年在内蒙古建立中国北方第一座生态博物馆,敖伦苏木草原文化生态博物馆;2003年12月,广西第一座生态博物馆,南丹里湖白裤瑶生态博物馆奠基,广西在全区范围内建成10座“民族村寨型”生态博物馆;2006年,在我国云南省西双版纳地区建立了布朗族生态博物馆。首先建立的生态博物馆大多在偏远、落后、交通不发达、具有浓郁的民族文化特征和建筑特征的地区,更多表现为对民族文化的区域化展示和保护。福州三坊七巷博物馆在2011年也成为我国第一家社区博物馆,城市里坊制度、民清建筑特色、近代中国名人、闽都民俗与非物质文化遗产向世人全方位展示中国近代史。

我国30多年的实践探索,先后在少数民族聚居地区以及东部发达地区的古村古镇、工业遗址和城市传统社区等,建成50座生态博物馆或社区博物馆。已经建成的西部和南部基于少数民族风俗的生态博物馆,承担起保护苗族、布依族、侗族、瑶族、蒙古族、汉族等多种文化的任务。随着经济发展和生态环境破坏等原因,随后我国随着生态博物馆理念的丰富,我国生态博物馆逐渐多样化。与国际接轨具有真正意义上的生态博物馆也开始显现,特别是在东部发达地区。如浙江省的安吉生态博物馆包括“十二专题馆”和多个“村落文化展示馆”,涉及范围广,对覆盖范围内的农村文化展示更是全面,这是生态博物馆在东部发达地区发展模式的探索。2011年全国生态(社区)博物馆研讨会又将生态博物馆的理念延伸到城市社区中,开创了基于城市历史街区活态保护的社区博物馆模式。随着示范作用,近年来,新疆、福建、湖南、黑龙江等地陆续提出建设生态博物馆的目标和构想,目前全国各地在建和拟建的生态博物馆约有80座。

而我国台湾的生态博物馆建设与社会政策环境的背景其实是紧密相关的,生态博物馆立足点在于保存并提升传统文化,保存并提升传统工艺,改善当地居民环境(而不仅仅是营造旅游点),表现为“整旧如旧”的社区营造。先有对某事某物的建馆计划或保护计划,再在契机下引入生态博物馆概念,例如台湾例如猴硐生态博物馆。

我国的生态博物馆集展示、宣传,研究等多种功能为一体,以传播生态文明,倡导人与自然和谐共生为己任。定位是“绿色旗帜 环保先锋”,对自然环境、人文环境、物质文化遗产、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整体、原地、动态保护以及居民保护,宗旨是“传递一份爱心,增添一抹绿色”。具有如下的重要特点:将自然与人文的各类遗产要素综合考量;以地方和当地人为中心进行物人关系的整体性营建;对遗产进行活态的、动态的、生态的保护,在利用中保护,在传承中发展;强调人类由生物性与文化性两个部分构成,强调文化遗产是过程而非结果;强调生态与人文一体,不仅关注“物件”本身,更主要的是呈现一种“文化过程”。

我国生态博物馆的问题

1.国内最突出的问题是政府干预,政府意志,自上而下的发展方式与其生态博物馆由下而上的初衷相悖。

2. 生态博物馆理念的理解也存在问题,地方政府、本地民众、知识精英、一般游客至今仍缺乏基本了解和正确理解,个别知识精英甚至缺少“宽容态度”,学术批评也远多于肯定的意见。

3.管理、运营模式存在困境,专业人才队伍缺乏,当地居民文化自觉意识不高,生态博物馆所要求的“自治”因居民意识和公众参与不足不能自发“形成”。

4.历届地方政府也都都没把生态博物馆当作文化的工具,而是看成一个“工程项目”,违背了生态博物馆的根本宗旨;

5.目前的数量、规模距离我国民族村寨、工业遗产和古村古镇等保护的实际需求还有较大差距;生态博物馆需要在功能和层次上提升;

6.迄今为止,还没制定全国性的生态博物馆发展规划,也没有生态博物馆建设管理的“行业标准”和机制,生态博物馆的建设和发展处于一种“自发”状态;

2.3国内外生态博物馆旅游

生态博物馆展示给人们建筑物、风景以及人文景观等珍贵展品。当游客来到这里,可以身临其境地感受当地文化,它不仅仅是常规博物馆带来的视觉体验,而是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全方位的沉浸式立体体验。

法国是生态博物馆的发源地,也是文化遗产大国。在第一文化旅游大国的基础上,通过称为地区公园的生态博物馆进行文化遗产保护和旅游的现代开发。比如法国贝尔蒙特的地区公园,覆盖哈特山谷和波里鲁阿之间山区的大部分,这里有古老的考罗考罗大坝、二战弹药库和最初从惠灵顿延伸出的旅游交通公路。贝尔蒙地区公园的山谷风景秀丽,树木林立,是游客步行、跑步、骑山地自行车和骑马的好去处。11条步行道及徒步旅行路线蜿蜒穿过瀑布、溪流河谷,沿着山脊穿过壮观的草场平原,走完各条步行道所需时间从15分钟到8小时不等。游客可欣赏沿途壮观的风景,也达到了强身健体的体育旅游功效。

意大利的乡村生态博物馆以乡村大本营为核心,以周围山林牧场为半径实地展示,并且还可以进行演示,使参观者能够领略到村庄民众各种真实的生活情景,还为游客有的进行周期性的流动农牧活动。有的乡村“生态博物馆”包括“艺术和工艺园”,陈列着各种传统的工艺品和制作工艺品的工具。为参观者设计各种徒步参观路线,除自然景观、文化景观,还普遍设计出与宗教信仰相关的文化路线,作为生态博物馆的组成部分,反映村庄民众的宗教信仰生活。如村庄民众收藏的各时期的宗教绘画、雕塑作品、宗教装饰品、圣经、文艺复兴时期的各种宗教题材的艺术品。不少“生态博物馆”还成立有战争博物馆,比如卡哦里阿(Caoria)村的战争博物馆里就有2000多件展品,这样做是要让后人记住当地那些在无情战火中毁灭了的生命,记住国家经历过的悲惨而不幸的历史。

瑞典遗产保护运动不仅收藏各种文物,将瑞典不同地区的建筑和相关建成环境搬到斯德哥尔摩,有一万四千座农舍被保留了下来,以传统风格原样复建建筑装饰,制作了村舍日常生活模型,并向观众开放。在25年内,瑞典建立了12个生态博物馆,各种各样表现环境的和珍贵动植物生态博物馆、工业区生态博物馆、传统农业和历史遗迹的生态博物馆、表现少数民族的文化过去现在的日常生活来吸引游客,比如萨米人生态博物馆。

自然生态博物馆(BiodomedeMontreal)蒙特利尔著名的生态博物馆之一,紧挨着奥林匹克体育馆,由原来的自行车比赛场馆改建,1992年开幕。全馆共有有超过4000只动物和5000棵植物,分热带雨林、极地、加拿大落叶林、圣罗伦斯河等四个自然生态区,以及水族馆等,展示整个美洲从热带雨林到南北极的自然生态,每一展示区的气候都是模拟实际的气候,并且馆内有丰富的动植物种群、海洋馆,有大量珍奇动植物供人参观,深受游客的喜爱。是集休闲、旅游、观光和教育意义于一体的生态博物馆。这种自然生态博物馆不但丰富了博物馆的展示形态,也为生态博物馆的理念注入了新的活力。

美国安纳考斯提亚社区博物馆由当地一个废弃的小型电影院改建而成,举办了数次有影响力的展览,唤醒社会对贫困社区发展的关注,也吸引了游客参观。美国的威廉斯堡作为让时光倒流的、抹去现代生活痕迹的的生态博物馆,游客还可通过官方网站自行设计参观游线、选择性活动,来游览18世纪的城市生活场景,展现原汁原味的制鞋、制衣、印刷、烘培、打铁等日常生活,游客可亲身参与体验传统生活、聆听古典音乐会、参观文物和艺术展品、购买各种按古法制作的商品或仿制品,并在传统节日参加大型庆典活动。

日本的“造乡运动”让每一乡每一村努力挖掘包括人的资源、生产资源、自然资源在内的,富有乡土特色的人文资源,营造一个优美、自然、富有人情味的故乡,以吸引都市生活的人们。以村庄作试点成立生活工艺馆。馆内设木工、陶艺、编织、涂装等工房,游客们既可以参观,也可以亲自动手参与制作,并把自己的作品买走。有些地方则建起了供人参观的民艺村落和供住宿的农舍。这些民艺村落集工艺制作、表演、收集、陈列、研究、培训、销售于一体,民间艺人一边箍桶、竹编、织布、打草鞋、制陶,一边授“徒”。以自然风光和传统文化特色吸引了大批的观光客。

哈萨克斯坦卡拉干达生态博物馆,春季(4-6月)和秋季(9-10月)是理想的旅行时间。4月万物复苏,红黄桔色的花漫山遍野,秋天果实累累。

我国的生态博物馆立足中国实际,从贵州梭戛、镇山的第一代生态博物馆、内蒙古敖伦苏木的第二代生态博物馆、云南西定布朗族的第三代生态博物馆到浙江吉安的第四代生态博物馆,以旅游支撑社区发展成为了国内生态博物馆保护、传承、展示地方文化的主要路径。我国生态博物馆建设肇始于西部民族地区,具有发展旅游的先天优势,民族文化旅游发展之路不可避免。生态博物馆与民族文化旅游结合对于促进民族文化保护传承、增强社区参与和带动地方经济发展具有整合效益,是一种可持续旅游的发展模式。

在旅游开发初期,国内多数生态博物馆“先馆后旅游”发展模式。由于以民族村寨为主要对象的生态博物馆基本不考虑游客需求,不但没有服务于游客的相应设施、设备,也没有应对游客的策略,制约了生态博物馆的发展。在博物馆管理经费、发展经济、居民生活水平提高的需要下,我国的生态博物馆与生态旅游相结合,达成了生态博物馆生态保护与旅游发展的平衡点。

我国的生态博物馆旅游与经济发展、扶贫致富、乡村振兴、生态文明建设等国家大政方针相结合。如山西省文物局结合扶贫工作,在平顺县选择三个传统建筑风貌保存相对较好的汉族村庄,探索遗产保护、展示与旅游、科普、乡村发展相结合的可持续发展新模式,并将其命名为“太行三村生态博物馆”。生态博物馆旅游为生态博物馆文化保护、旅游开发与社区发展提供了有效途径,成为让乡村复兴和遗产活起来的具有普遍意义的理论与方法。

随着旅游开发的逐步深入推进,出现了以“旅游促馆建”的社区发展路径,东部发达地区具有天然的地域和后发优势,试用生态博物馆理论方法处理各类遗产资源和乡村遗产。整体性借用生态和社区博物馆理念,在城市核心地段探索完整、系统地保存、展示有形与无形遗产并和旅游、文创、城市发展相结合的综合模式。龙脊生态博物馆、安吉生态博物馆群等生态博物馆突出旅游的价值,并将生态和生计并置,践行以“文化为引领的新发展观”,对生态博物馆的长期发展无疑有着积极作用。“让文物活起来”,生态博物馆理念和方法被广泛运用于传统村落、历史街区、工业遗产、专题遗产等各种不同类型的生态博物馆保护和利用中,极大地丰富和完善了文化旅游形式和内容。

3结论

十八大报告指出:“建设生态文明是关系人民福祉、关乎民族未来的长远大计。必须树立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文明理念”,生态文明的推进以及文化和旅游的融合要求使得生态博物馆旅游承担这一重任。生态博物馆是一个持续演化的过程,在中央倡导的“五位一体” 生态文明建设中,生态博物馆旅游是没有终点的可持续过程。在旅游发展中,生态博物馆唯有建立一个长效的跟踪机制,寻求自我管理与发展,引导并促进旅游健康稳步发展,才是生态博物馆旅游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动力。

文化是旅游的灵魂,旅游是文化的载体。生态博物馆超越了传统博物馆围墙,探索将自然与人文遗产综合保护、展示和利用的一套理论和方法。生态博物馆是独特的、稀有的、民族的、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和旅游开发的主体,是文化景观精华所在,具有很强的文化旅游吸引力和文化复兴力,也是新时代实现文化遗产的公众参与、社区营造、民主进程、城市双修、留住乡愁的根本所在。今后,生态博物馆旅游对于我国提高对自我民族文化的认知和认同、用其文化资源积极开展旅游扶贫,实现全面小康和幸福社会意义重大,生态博物馆旅游是美丽中国、传统文化复兴下的中国梦的必然之路。

 
【参考文献】
[1]潘守永.生态博物馆没有固定模式.2015-07-03
[2] 傅斌.生态博物馆与生态文明建设.考古汇.2017-03-17
[3]李若星.生态博物馆建设的探索与实践(美丽中国).人民日报.2018-08-05
[4]吴伟峰.广西民族生态博物馆建设的意义和效益.
[5]大地风景:生态博物馆:一种富于生命的保护与开发形式.大地景观.2011-08-19
[6]六枝特区人民政府.中国第一座生态博物馆.六枝特区人民政府网.2017-04-08
[7]潘守永.生态(社区)博物馆的中国经验与学术性批判反思.文博圈.2018-02-05
[8]杨 雪.“得其意而忘其形”的博物馆.科技日报.2019-01-11
[9]陶静.民族生态博物馆的建设.《中国旅游报》.2012-12-24
[10]陈毛应 陆健 潘剑凯.安吉建成世界最大生态博物馆群.《光明日报》.2012-10-30
[11]张慧.生态博物馆:馆群模式保护地方文化.《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10月10日第654期
[12]苏琨 郝索.国内外生态博物馆研究综述.安微农业科学.2012,4D(29)
[13]井原满明 田乃鲁 李京生.生态旅游与生态博物馆:日本的经验.小城镇建设.2018年04期
[14]蔡琴.生态博物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新领域.浙江文物网.2015-05-07
[15]谢菲 麦西.多重力量交互下的生态博物馆旅游与社区发展——基于广西龙脊壮族生态博物馆发展分析与评价.《西南边疆民族研究》.2015-09-18
[16]生态(社区)博物馆的中国经验与学术性批判反思.央广网.2018-02-05
[177]黄仂 段廉廉.建设中国式生态博物馆的思考.萍乡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3(01):108-109.
[18]金露.生态博物馆理念、功能转向及中国实践.贵州社会科学。2014(6):46-51.
上一篇:解读十九大 | 发展乡村旅游是“乡村振兴”的重要突破口 返回列表 下一篇:365bet视野丨景区开发与提升难?七大举措促进景区发展